當前位置:首頁 > 監督 > 醫藥曝光 > 正文

獨家|江西永豐藥膏激素之謎:銷往全國,當地卻很少用

2019-06-14 13:39:53來源:健康時報網|分享|掃描到手機
閱讀提要:健康時報記者調查發現,永豐藥膏在暢銷全國的同時,在生産地卻是另一番“境遇”:當地的醫院、藥店很少賣,當地居民很少用。

(健康時報文圖記者 徐婷婷 王振雅 視頻記者 李浩)“5秒見效”“治療二十餘種真菌感染”“純天然中草藥配方”……許多涉嫌含有激素的皮膚消毒産品被包裝成有神奇功效的“純中藥配方”,銷往全國。這些“神藥”多出自一個地方——江西永豐縣。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内人士說,全國市面上的“消”字号的皮膚用品,出自永豐的估計能占到90%以上。

\
永豐縣位于江西省中部,永豐縣人民政府官網顯示,總人口48萬。 魏倩/制圖

永豐生産的神夫草抑菌乳膏,在2019年2月經國際權威雜志《柳葉刀》刊發了丹麥醫生對該藥膏添加激素案例報告後,曝出了永豐藥膏疑為長期違規添加激素的冰山一角。

4月29日,健康時報記者就“神夫草抑菌乳膏添加激素”采訪傳真函發至江西省衛健委與江西省藥品監督管理局,截止6月14日本文發稿前,健康時報沒有收到任何回應。


健康時報全媒體調查組實地走訪江西永豐↑

5月15日,健康時報全媒體記者調查組赴江西永豐,走訪永豐縣政府、衛健委、衛生計生監督所、疾控中心,截止發稿時已過去近一個月,公衆關心的核心問題,仍無明确回複。

有醫生在網上曝光了柳葉刀關于永豐“藥膏”激素一事之後,永豐縣相關部門以“影響當地醫藥事業發展”為由,要求發帖醫生删帖。

百家消字号企業撐起的“藥業強縣”

據《柳葉刀》2019年2月2日文章顯示,兩名丹麥醫生接診了一名14歲早發性點滴狀銀屑病男孩,因使用一種“中藥膏”(神夫草抑菌乳膏)9個月,小腿上出現了一種新的皮疹。丹麥醫生将治療銀屑病的“中藥”軟膏(神夫草抑菌乳膏)送檢,查出含強效激素。

這款被國際權威期刊《柳葉刀》報告的神夫草抑菌乳膏,正是産自江西省吉安市永豐縣。永豐縣位于江西省中部,唐宋八大家之一歐陽修的故裡,總人口48萬。

“永豐整個縣都是做藥膏,那邊有大大小小的廠家100多家。” 永豐縣某生物公司北京銷售某經理告訴健康時報記者。

據永豐縣資料顯示,生物醫藥産業是永豐縣的傳統産業,該縣擁有生物醫藥生産企業120餘家,其中醫藥類從業人員近1.5萬人。2016年,該縣生物醫藥産業實現産值50億元,稅收5000萬元,因此也被稱為藥業強縣。

\
永豐縣工業區生物醫藥産業園大門。健康時報徐婷婷/攝

健康時報記者走訪當地發現,這些醫藥生産企業都集中在永豐生物醫藥産業園裡。當地人介紹,2002年,産業園建立之初,永豐縣原來占據全縣稅收三分之一的“老牌”制藥企業,如美媛春、化積口服液、腎寶、雷公藤多甙片等生産商,舉步維艱,瀕臨倒閉。

而就在這一年,永豐縣石馬鎮一位農民周明海,發現皮膚外用消毒産品市場前景廣闊,帶着外地打工積攢的50萬元回到家鄉,創辦了江西源生狼和生物有限公司。短短數年,周明海的企業發展壯大,狼和醫藥年創主營業務收入3億元、上繳稅收500萬元,成為永豐縣知名的企業家。

從當地的政府以及媒體對企業家周明海的宣傳報道中,可以大緻看出周明海的發家之路。

2002年,僅有初中學曆的周明海在藥品行業打拼多年後,從深圳回到永豐在縣工業園創辦了江西源生狼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當地越來越多人加入“消字号”産品的生産“隊伍”,并靠着消字号“藥膏”發家。永豐縣政府官網官網文章寫道:“在源生狼和取得成功的輻射帶動下,一批外企紛至沓來,落戶永豐……本土企業也如雨後春筍般發展壯大,帶動了我縣醫藥産業集群的迅速崛起”。

\
江西永豐生物醫藥科創園總體規劃圖稱打造大健康百億産業,重振江南藥業強縣。健康時報徐婷婷/攝

健康時報記者查詢發現,這些藥膏企業大部分命名為“江西某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江西某某藥業”、“江西某某制藥有限公司”。

永豐縣的這些“消殺劑”企業,在全市乃至全省逐漸形成了一個産業群。2013年該縣有包括海川藥業、神坊藥業、源生狼和藥業、綠爾康藥業在内的規模不一,各類消殺劑企業60多家。永豐因此成為全國衛生用品(消殺劑系列産品外用消毒軟膏貼膏單品)産業集聚地,市場份額占據全省的60%。

在全國各大藥店以及電商平台,在企業的宣傳手冊上、宣傳單頁上,類似“5秒見效”“治療二十餘種真菌感染”“純天然中草藥配方”的宣傳很有吸引力,銷量很高。

“永豐藥膏”其實不是藥

健康時報記者調查發現,永豐藥膏在暢銷全國的同時,在生産地卻是另一番“境遇”:當地的醫院、藥店很少賣,當地居民很少用。

“永豐縣的藥膏銷往全國,我們這裡好多顧客自己家或者親戚家就是做這些藥膏的,他們自己都說不用這些産品。”

“出去旅遊時看見很多地方賣得很好,但其實我們當地人都不用。”

健康時報記者随機走訪了當地10餘家藥店,找尋“永豐藥膏”,結果均被告知“沒有”、“衛生部門不讓賣”、“從來沒賣過”。永豐縣歐陽修大道上一家連鎖藥店店員說,“沒有資格上我們這個櫃台!”

健康時報記者分别前往當地一家民營醫院和縣中醫院,也均被告知醫院不會用。

永豐縣中醫院一名皮膚科醫生說,“一看生産地址是永豐縣橋南工業園,就知道這個不是藥,隻是一種消字号的産品,進不了醫院。”

\
江西永豐某企業自稱産品為藥品配方,實際為消毒産品,無藥品生産資質。健康時報徐婷婷/攝

因為不是藥品,在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官網上,無論是當地的“生物公司”還是“制藥公司”,均無法查詢到這些企業的GMP證書(藥品生産質量管理規範)與GSP證書(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範),擁有的均是消毒衛生産品企業衛生許可證。

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部公告(2009年第17号)顯示,消毒産品與藥品有嚴格的區别,消毒産品不是藥品,沒有治療疾病的作用。

健康時報記者來到當地一家自稱是“永豐縣唯一擁有GMP證書的企業”——東南海制藥有限公司,該公司總經理助理介紹,2008年開始就申請藥準字,為了招商,就把藥準字的配方用到了這個消證字号的産品上。

不過健康時報記者查詢發現,這家唯一擁有藥品資質的企業,2016年GMP證書就已被江西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注銷。

首都兒科研究所皮膚科副主任醫師高瑩介紹,衛生消毒用品具有皮膚清潔、衛生和消毒作用,并不具有藥物的治療功效,而且沒有經過嚴格的藥品試驗論證,其不良反應并不明确。

永豐藥膏頻繁查出激素

“永豐縣工業園區生産的很多藥膏,或多或少都會添加激素成分。”永豐縣中醫院一名皮膚科醫生透露,一些在工業園區上班的人去看病,說起自己生産的藥膏,都說雖然産品包裝上寫的是中藥成分,但是老闆會讓他們把激素直接加在中藥裡。“碰到檢查的時候,就都藏起來。”

《柳葉刀》報告的神夫草藥膏,不過是近來頻繁曝光的案例之一。2018年2月,英國藥品和醫療産品監督管理局通告警示:一款“一幹二淨草本抑菌乳膏”被查出激素成分,而該産品同樣産自永豐縣工業園區。英國藥品和醫療産品監督管理局提醒,含有激素成分,應該按照醫生處方謹慎使用,1歲以下兒童禁用。2019年3月,國際權威檢測機構SGS的檢測結果顯示,江西正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幫寶消濕止癢膏”被檢出含有激素成分。

“永豐縣産的中草藥膏很多都含有激素,都是西藥調的。”提及聞名全國的中草藥膏,當地一家連鎖藥店老闆稱,隻要是永豐縣當地生産的藥膏,碰到檢查肯定不合格。

激素在皮膚用藥中的确有一定應用,不過臨床皮膚用藥中,即使需要用激素類藥膏,也要非常小心。如果濫用可能出現皮膚萎縮、兒童生長發育受限等嚴重問題。

河南省人民醫院皮膚科王瑛、楊悅等在其一篇論文中提到,激素類藥膏引起的不良反應包括:以局部皮膚萎縮和毛細血管擴張最為常見,其次為皮膚色素沉着或減退,其他有皮質激素痤瘡、酒渣鼻樣皮炎等。當用藥時間過長、劑量較大或使用強效藥膏時,還有可能引起全身性不良反應,如腎上腺皮質功能減退、柯興氏綜合征等。文獻中還有造成嬰兒生長停止、甚至死亡的病例報道。

“在臨床上,過去碰到過很多使用了這些産品的患者,在長期使用之後,皮膚免疫力變差,色素沉阒,甚至出現皮膚萎縮的情況。”永豐縣中醫院皮膚科醫生介紹說。

“這樣的情況非常常見。老百姓一用症狀就緩解,不用又複發,大多都是含有激素的原因。”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安門醫院皮膚科主任醫師崔炳南介紹。

印有衛消證字的産品是我們通常所說的消毒衛生産品。正規皮膚藥品都是‘國藥準字’産品。”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安門醫院皮膚科主任醫師崔炳南介紹,臨床上,經常能碰到成人、小孩都有因為塗抹所謂的中草藥膏,而導緻激素依賴性皮炎的情況。

高瑩醫生介紹說,在醫生的指導下,合理使用激素治療皮膚疾病是沒有問題的。但很多患者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長時間、大量、反複使用激素就會出現皮膚激素過敏症或激素依賴症的情況,嚴重者甚至造成皮膚毛細血管變薄甚至膚質變色。

消毒産品中添加激素早已明令禁止。原衛生部2010年發布的《關于消毒産品禁止使用抗生素、激素等不合格産品公告(2009年第20号)》中提出:消毒産品禁止使用抗生素、激素等物質,應由地方衛生行政部門将嚴格依法進行查處。

由于激素依賴性皮炎的發病率逐年增高,2010年發布的《關于消毒産品禁止使用抗生素、激素等不合格産品公告(2009年第20号)》中提出:消毒産品禁止使用抗生素、激素等物質。

健康時報記者聯系永豐當地的江西海州生物有限公司、江西東南海制藥公司、江西源生狼和生物有限公司、江西報恩堂藥業等多家企業均被告知:“産品無激素,産品可以治病,南藥北賣,在北方銷量非常好。”

即使在國際權威期刊雜志《柳葉刀》曝出“神夫草抑菌乳膏含有激素”之後,健康時報記者緻電其産品生産企業江西振威生物有限公司時,對方仍稱:消字号也是藥,産品不添加激素。

個人認證“小兒外科裴醫生”在微博發布《柳葉刀》曝光永豐“藥膏”含有激素一事之後,卻收到了當地政府部門要求删帖的回複。“走上《柳葉刀》的神夫草,不知道怎麼知道了我的信息,現在四處聯系我老家的同學、朋友來找我删帖,更關鍵的是:來聯系的不是廠家、是政府部門的人”。裴醫生稱。

在裴醫生的聊天截圖裡顯示:對我縣生物醫藥發展有一定的影響,縣裡的領導很重視,請盡快撤銷(微博和微信公衆号),歡迎來永豐指導工作!

江西當地衛生監管部門稱“有心無力”

一面是消字号産品違規宣傳療效,一面是添加激素似乎成為當地“公開的秘密”,當地監管部門難道不管嗎?

永豐縣衛生監督執法局對此回應稱:“省、市衛健委這邊都在進行調查,不是我們當地在調查,可能近期會把調查結果公示在網站上。”

健康時報記者查詢江西省衛健委、吉安市衛健委,截止發稿日前,未查到對于“神夫草抑菌乳膏添加激素”一事的調查結果。

5月15日,健康時報記者來到永豐縣衛生健康委,被告知應由下屬的專門執法的衛生監督執法局來處理。

随後,健康時報記者帶着一瓶永豐縣工業園區内生産的藥膏,以患者身份來到永豐縣衛生監督執法局反映,消毒産品監督執法科工作人員稱隻能先立案記錄。“添加激素的話,這邊的檢測機構都沒有資質,也沒有設備去查,最多就隻能檢測真菌和細菌。”該名工作人員說。

“确實存在違規宣傳,也可能存在産品違規添加的問題。”永豐縣衛生監督執法局一位負責人解釋,“我們接受舉報後,需要将産品送檢,我們這裡不具有檢查激素的設備,需要送到省裡去,但從包裝上看肯定有虛假宣傳的情況。”

國家衛健委2019年2月頒布《關于進一步加強消毒産品監管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要進一步加大消毒産品事中事後監管力度,針對消毒産品市場中存在的誇大宣傳、非法添加禁用物質等重點難點問題,通過備案形式審查、日常檢查、雙随機抽查、專項整治等多種方式,加強監督檢查。完成備案工作的産品,省級衛生健康行政部門要加強事中事後監管,國家衛生健康委委托監督中心不定期對各省份消毒産品備案情況進行抽查,并适時将結果通報全國。

針對國際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報告的“神夫草抑菌乳膏添加激素”一事,以及健康時報關于此事采訪傳真要求,江西省衛健委做了哪些具體工作及其回應,截止發稿前,沒有收到任何回應。

永豐縣衛生監督執法局負責人認為,目前在消毒産品的監管方面一直存在漏洞。“生産消字号産品并不需要備案,監管部門并不知道企業具體生産什麼産品,而且消字号産品是否合格無需檢查激素,隻需檢查是否達到抑菌效果就可以。”不過,健康時報記者查詢了解到,2015年3月,原江西省衛計委發布《關于開展2015年江西省消毒産品生産企業專項整治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各區市衛健委摸清轄區内生産企業的産品底數,重點檢查第一類、第二類消毒産品衛生許可批件或衛生安全評價報告及其備案情況。

各設區市衛生計生行政部門按照“屬地化管理”的原則,組織市、縣兩級衛生監督機構對轄區内所有消毒産品生産企業進行現場監督檢查,并對第一類、第二類消毒産品進行采樣檢驗。

對于政策的落地執行,這位負責人表示真正執行起來有難度。“即使(懷疑)産品有激素,對于企業的檢查也是比較難的。”該負責人說,局裡負責消毒産品監督的一共就五六個人,工業園區上百家企業,查不過來。我們沒有激素檢測設備,除非查到當場加激素,而這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們能做的就是本地藥店不允許購進、售賣永豐工業園區的藥膏”。

在永豐縣工業園區法治保障中心組織結構一覽表上顯示,永豐縣政府副縣長、縣衛計委主任等政府機構領導,均為永豐縣工業園區内領導小組成員。按照這份組織結構表,5月15日,健康時報記者來到永豐縣政府,工作人員稱,“縣政府沒有人管,工業園區管委會有個副縣長在那裡辦公”。

5月30日,永豐縣衛生監督執法局消毒産品監督執法科工作人員緻電健康時報記者,稱“投訴時提供的産品涉嫌标簽違規,且提供不了安全生産評價報告,衛生質量不符合要求”。但對于是否添加激素,對方不置可否。

2019年永豐縣政府工作報告确定發展目标是:“加快生物醫藥大健康産業壯大發展,力争主營業務收入突破100億元。”顯然,永豐藥膏仍在快速推進中。不過,如果事關患者健康安全的藥膏得不到有效監管,永豐藥膏究竟能走多遠?健康時報将持續關注。


(責任編輯:鄭新穎)

網友評論

  • 微信

    因專業而信賴

  • 微博

    微健康,随時随地不随意

  • 手機報

    輕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